河北省任丘市人民政府欢迎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今天是 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
  您现在的位置: 任丘市人民政府 > 走进任丘 >任丘文史 > 任丘中医 正文内容
任丘中医
任丘市人民政府   2019-03-21 17:17:12   供稿:政府办公室   文字:【】【】【

编者按:市政协常委史朝珍先生,是我市著名的老中医,德艺双馨,惠泽乡里;长期活跃在政协舞台上,参政议政,不乏建树。
      史先生潜心钻研传统医学,经验丰富,见多识广,对我市中医历史发展概况和名家的轶闻轶事,搜集颇多,记录成册,是一份宝贵的中医文史资料。所记文笔流畅,故事性强,颇堪一读,特选载四篇以供欣赏。

                                             蒋老珠
    清末,任丘石门桥蒋老珠者,治小儿斑疹有擅长。一次去河间县某地主家,该户地有千顷,房舍百檐,只有一子,视若明珠,年十二岁,伶俐可人,因患天花,集四方名医不下数十,蒋亦为此子医治,数日后,忽对主人曰:“吾技只此,令郎之疾,非余所能疗尔。”告归。
    第二年春,忽有绿围车停门外,来人询入。蒋视之系河间那个地主之雇工也。问其来意,工曰:“小东家病危时主人有心愿,如愈,当演戏请诸医,以谢神明。今已愈,主人为了心愿,特定明日演戏,同时张筵谢医,务请先光临。”蒋慨然允与同行,遂登车去。
    翌日晨,主人大张筵宴。是时群医备至,喧笑一堂,唯蒋独默默不作一语。少时主人率子出,谢群医,至蒋座,蒋拉子於怀抚其顶,以笑慰之。筵终,蒋告辞,主人苦留,蒋辞意坚,不得已遣雇工以车送之。出村约行二十余里,蒋对雇工曰:“住,尔请从此还!”工愕然。蒋曰:“尔此时回去,还能见你少主一面,迟则不及矣。”工惑曰:“先生何出此言?”蒋曰:“囊日吾以为不可治者,非谓全身之花不可愈,以百会处之斑根深蒂固,此毒深入脑髓之征。今日视其顶,此斑依然犹在,吾料少时戏开,锣鼓一响,即是你少东毙命之时,宜速归以观吾言之验”。雇工立即回车急返,抵门弃车直入内宅,寻主人,主人与子观戏未归,女主人见其惊慌之状,询之,工以蒋言告之。女主人方惊愕间,一簇人从外舁子涌入,纷纷诉说:“开戏前嘻笑如常,但锣鼓一响,忽惊仆而作抽搐!”主人急请诸医议治。其妻曰:“势不可为,速备后事。”主人问:“何知不可为?”妻以蒋言告之。主人闻之泪下。晌午,果卒。众服其见。由是蒋名大噪於瀛州矣。
                                             李子彬
    李子彬者,任丘名医也,任丘城北徐庄人,出生于1887年。年青时曾在城里六和堂药铺学过徒,后自学中医,曾得北五里铺刘绍泉老中医的指导,技艺尤精,对脉诊有独到之处,后离开六和堂在家开业。李对妇女病很有研究,并自制妇女病通用方“八卦丹”,根据病情配合草药,有很好疗效,故在城北一带小有名气。
    民国二十三年,二十九军120师进驻任丘后,师长赵登禹的母亲患头瘟很严重,先经孔老先生治疗两次,因病在初起发展期,服四、五剂药不见好转。赵另请北五里铺刘老大夫诊治,头部肿大,高烧,便秘不食,刘大夫诊为瘟毒,开黄连解毒汤加银花连翘,服三剂便通。第二次处方开了两味大黄,赵看了药方,认为刘大夫年老有点颠三倒四,遂另请徐应李子彬诊治。李看赵母病后亦诊为瘟毒,李用普济消毒饮原方,三剂肿消热退,又服两剂而愈。
    赵登禹对母亲非常孝顺,母亲病愈后,赵对母曰:“李先生治好母亲的病,孩儿非常感激”,母说:“那就要好好谢谢李先生,”赵说:“给他什么呢?”母说:“缺什么给什么,一定要实惠。”
    一日,赵师长带着几名副官,坐着汽车去徐庄登门道谢子彬先生。李把赵师长接进去后,赵师长要求先看看房子,然后与李攀谈起来。问药铺的收入,问种多少地,李答种二十多亩地,问收获多少粮,问家庭情况,生活富不富余等情况,愿给李一百亩地,以补助生活。李听赵师长一说,连连摇头说:“可不行,这可可……可不行”。李急得结巴起来了。“一百亩种不好收入不大,如果下力量种,孩子小,我又没工夫,雇人种又不合算,又是工钱又是饭食。”说着端甫走进来。赵一看小孩个儿不大,眉清目秀,老诚可爱。李忙指引说:“这是赵师长。”端甫对赵鞠了个半拉躬,站在一边。李说:“这就是我那大孩子。”赵拉着端甫的手问:“多大了?”端甫脸一红答:“十六啦!”李接着说:“师长给我一百亩地,我也当不了医生了,孩子也上不了学,光在地里转,不少用工,地也种不好,生活高不了,倒找累受了。”赵师长也笑了。
    赵师长与李谈了半天,走的时候叫副官撂下六百元钱说:“这钱你收下,但这钱不是给你的,过两天我派人来给你修理房子,房子修理好后,我给你挂块匾,人来了你总有个招待吧!这钱是给你的招待费,你不用推辞,推辞我也是这样办了。”李无奈只得把钱收下。李与其子送赵师长走出门外,赵又抚摸端甫的头说:“愿意跟我走吗?”答:“愿意!”“愿意跟我我给你安排个事,准比你在家生活好。”说着与他的副官们一同上车走了。
    过了几天,真的来人给李子彬修房来了。瓦工师傅是找的当地人,小工是大兵,砖瓦都是从师部运来,这些人干完活回军营吃饭,李只备些烟、茶水而已。一连几天把房子整饰一新。赵派人看过后,通知再过十二天赵师长送匾来,嘱李做好安排。是日赵师长带着部下官佐二十余人,并找了两班乐队,吹吹打打地奏着乐给送匾来。离村约有半里路时,村中的人们出来迎接。到了李先生家,先用桌子把匾架起来,披上红绸子,令家人与亲友瞻仰。接着大摆宴席,招待亲友与赵师长。然后把匾悬挂起来。匾上四个大金字“仁术寿世”,显得格外精神。李子彬经赵师长这样一捧,便闻名全县矣。赵师长说话是算数的,过了几天真的把端甫带走了,安排他到书记处工作。赵师长酬劳医生的事,就这样全始全终了。
                                              刘
    刘侪(后改新斋)先生,任丘县柿庄村人,出生于贫农家庭,兄弟五人,十一岁才上学堂,初小毕业后,因家贫不能升学,又上三年私塾,十六岁废学,在家学织土布,怕把学的字忘了,又感到求医难,便阅读中医书籍。开始先读药性赋、汤头歌,医学三字经,脉诀等书,逐渐读理论较深的书,如《医学心悟》、《难经》、《万病回春》等。因感知医不知药亦是缺欠,因之购买药橱一对,在本村开一所药铺,从此行医卖药。
    在没有正式行医前,往往给患者出个方,有时很灵验。正式行医时才知道治好个病真难呀!白天看了病夜间读半宿书,仍然有些病治疗时不见显效。在我县南半边的村很负盛名的老中医伏文澜,患者都传说治病如何如何效验。刘便登门拜访,经过探讨医学,伏的见解高于意表,遂师事之。并随伏出诊,与伏讨论病案,经过伏的指点,并通过反复学习,反复实践、诊疗技术大有提高。
    到三十岁在家乡周围二十多个村中颇有名声,每日患者接踵而来,迎接不暇。在此情况下,有二十三个村的群众赠送匾额一块,上书四个金字:“上池分润”。七七事变,侵华日寇施行三光政策,刘先生流走别村治病,以躲避敌人。
    一九四八年,由冀中军区工作人员卢晓同志来任丘动员先生去冀中军区工作。那是正月底二月初天气很冷,到冀中报到后,去深县邵甫村(干部疗养院所在地),卢晓同志接待先生,在座的还有骆涛政委,指导员邢展,秘书韩峰。由卢晓一一介绍。休息两天就安排在干部疗养院工作。1948年终,疗养院迁居保定,另行改编,在先生的要求下回到本县工作。
    那时县里没有卫生科,由民政科代管。先生看到十字街西南角有破房十几间,只有一个铁匠炉四、五个人站着。先生请示县长要求建立一个医联社并说明地点,陈县长通过大王(王友林)县委,决定拨款30000元在十字街西南角成立医联社。由大王县委找来姜林河开药铺的田仲符操办,还找来一名西医梁喜来。田仲符又找了个徒弟姜大雨,田仲符带来一个药铺,药品家具等都用车拉来。不几天医联社就开始营业。田仲符为业务主任,梁喜来为西医,先生通中医,大雨学徒带司药。由于有个办公的地方,任丘县医生联合会的大牌子挂在了医联社门口。先生任医联社主任。这时刘主任一面看病,一面联系各位医生进行医疗组织工作。
    当时任丘有八个区,首先着重组织城关区。怎样进行组织,先拜访有名中医,如在城关威望较高的孔祥善、李子彬、田笃培、李顶臣、马克明等人,组成一个会员组,大约半年时间把城关区组织起40多名会员,其中大部分会员如孙纪繁、王玉文、王桂平……,对卫生工作都起了一定作用。刘主任常说:“拜访名医也不是容易的事,你要不懂中医这一套,他会看不起你,你要讲中医,他会不言语;你要发号施令,他会敬而远之。我是以小学生姿态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向他们请教,尊重他们的经验,他们讲错了不直接说他错了,婉言告诉他,这样,他们才拿你当知心人,有什么经验才会告诉你。他们不明白的地方也会向你请教。”
    接着组织青塔区,先进行名医拜访,如半边店孙善堂,赵家务田德润,青塔刘海州等。通过拜访动员,宣传党的政策,约两月的时间,在刘海州药铺的基础上,组成了医药联合会青塔分会。
    其次是帱州,也是通过拜访名医物色人才,经过反复座谈,也遇到了困难,最后才以忠诚老实见长的周汉文与医疗技术较高的于沛然在帱州组成医药联合会帱州分会。用以上方法四年过程中全部建起组织,八个区都建立了分会,并民主选举了分会主任与副主任。
    1951年,河北省在保定召开各县负责卫生工作的人员会议,成立卫生工作者协会,大会选出卫协会常委15名,由常委选出主任一名,副主任三名。刘主任被选为省卫协常委。会后各县医药联合会改名卫生工作者协会,刘?侪担任县卫协主任。1952年政府有了卫生科,县医联社改为卫生院(后改为医院),备区联社改名卫生所。
    卫协会的主要任务就是:团结中西新老医务人员,在党的领导下,做好人民的卫生保健工作。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卫协会重点抓医务人员的技术学习。刘主任是爱将癖,对技术较高的人员特别爱惜,最喜欢爱学习的会员。所以全县的会员都是以会为家,下边会员到县办什么事,总要到卫协会看看心里才觉得舒服。从1952年起唐山中医进修学校,向我县要学员,刘主任便组织几个卫生所的医生进行考试,推荐考试成绩好的李忠宣去唐山学习。1953年河北省中医进修学校成立,向我县要学员,并发来考试题,第一期学员是郭树棠。每期半年,总是提前来通知,考题和答案。刘主任为了利用进修考试这个机会,向各个分会布置,催促医生学习,都要进行考试。1953年的一次考试达70余人,韩仲榕考试第一名,胡中义第二名。通过考试进修,在全县医务界轰开局面,各分会都设学习组,定学习日,最少是一星期集中学一次。学习起劲了,卫生工作也积极了。1953年11月,一次考试参加人数达138人,这次名列前茅的是史朝珍,吴煜庭。1954年底考试参加人数亦有90人。何悦新,刘森泉考的较好。何悦新去进修,刘森泉安排工作。1956年前半年去省进修的是马金骧,刘英锐;后半年进修的是庞海瑞、王舍耀。1957年是边文宣与谢芳泽。中医进修满足不了广大中医的学习愿望,1957年河北省成立中医业余学校,我县建立分校。由省校发来的课本,计有《本草概要》、《内经知要语译》、《金匮要略语译》、《伤寒论语译》、《内科》、《妇科》、《外科》、《瘟病》、《针灸学》、《医史》、《JL科》、《伤科》共12门。每个公社建立学习组,有组长和辅导员,由省校发给聘请书,发聘请书的有史朝珍、李忠宣、于沛然、连七俊、刘铭勋、赵永清等人。业校每年考试两次,每次考试都公布成绩。到1962年考试结业(附有62年考试成绩表原件),参加考试者146名,合格者68人,发结业证,其他发给肄业证。省校杨医亚老师来我县监场,陈书缙县长在结业发证会上讲了话,并同政府领导合影留念。
    业校毕业后,接着中医徒弟考出师。这是从五六年号召中医带徒以来,各卫生所都有中医学徒,并在五里铺、香城铺和麻家坞卫生所办了中医带徒班。共有中医徒弟102名,我县临时组织了考委会。刘主任为主任,考委有吴煜庭、史朝珍、郭树棠、韩芬泉、马金骧等。通过考试合格者46名,并发给出师证。不合格者继续学习,以后补考。
    1958年任、文、大三县合并时期,卫协会驻会2人,有文安卫协秘书王泽普。卫协会主任崔炳章兼局长,刘牲侪为副主任,仍驻会。大县时共有会员1436人,中央号召发掘祖国医学遗产,开展采风中医献方运动,西医学习中医,因之搜集民间家藏土方、秘方,号召中医贡献验方。通过搜集与组织医生献方,三县共搜集了52220方,以卫协会为主组织医学技术高又有写作能力的人,组成中医验方出版编整组,刘主任为组长,田笃培为副组长,李培元、徐润村、曾广岁、吴煜庭、李济彬、史朝珍为委员,对五万多方除去重复,筛选出2725方。五八年急于放卫星,先出版了2本《中医验方汇编》一、二辑。接着继续整理、分类,补充医案后,编成四册,书名叫《中医验方集锦》,分针灸、妇儿科、内科、外科,当时分工是史朝珍主编针灸,徐涧村主编妇儿科,曾广岁主编内科,李培元主编外科,其他人校审,共印出一万册,后四本1959年出版。书成时编整组合影留念。
                                             刘主任作律诗一首,题书成有感:
                                            掘来宝藏可盈车,精选良方千有余。
                                            析类分科深考虑,裁长补短费踌躇。
                                            晨钟暮鼓冬三月,集腋成装两卷书。
                                            群众健康多保障,工农跃进乐何如。
                                            徐润村书成合影有感赋诗一首:
                                            为编书籍集成群,斑白年华七八人。
                                            日聚一堂研素问,夜围灯下说医林。
                                            戊戌雁过衡阳暖,己亥楼飞赵地春。
                                            今日书成人将别,笑看俏像味津津。
    中医验方出版六本,还有一部分验方是中西医结合的或中西医药配合运用的,又把这一部分也进行整理,又出版一本《中西医结合验方汇编》,前后共七本,除报省、县外,剩余的发给民间对症使用,解除患者痛苦。
    刘主任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对医务人员关心备至,所以使人永远不能忘怀。如在1960年的保医工作,这都是把党的温暖送到医务人员心坎上。刘主任1965年退休,卫协会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兴起也就被撤消了。刘主任工作上退休,他热爱中医事业的思想并未退休,在给人民治病之余,又带徒弟数人,宗秋来、卢金英就是他退休后带的一批徒弟。
    刘主任常说:“我县有点名声的中医分为两类,一类是学陈修园的,一类是学《医宗金锵》的。我开头念的三字经,医学实在易,我属于前者吧。但我最崇拜的是扁鹊,我崇拜他并不仅是因为他是任丘人,崇拜的是他在内经的基础上,有大胆的创新。以脉来说,他从内经的遍身诊法,改为压取寸口,这就是革新。陈修园继承先人经验是优异的,革新方面是不足的。我们学习古人,要有革新精神。”刘主任生前作过《难经》集注,不知写成没写成?他治病注重望诊,用药少而精,治疗尚填言医案可知。那是一九五四年春,陈村尚填言老先生患昏厥症,经赵茂林、刘伦、徐惠芬等人治疗一日无效。第二日去任丘把刘主任请来,刘主任坐在炕上,赵、刘、徐三人陪着坐到中午,吃了午饭,接着坐到天黑吃完晚饭。尚妻吴氏是柿庄人,与刘主任是街坊,至此也急不可耐。问刘主任说:“接你来干什么来了?!”刘主任说:“看病来了。”“你知道看病来了,为什么不看呢?”刘说:“我一直看了一天了,望诊就是看病。”“一天的工夫,你看出什么来了?!”刘主任说:“通过这一天的观察,他的病不是真中风,没有口眼歪斜与半身不遂的现象,有溢气,胃脘胀满,我断他食气阻于中焦,清阳不升所致的昏厥症。现在我开个方子让他吃吧!”然后拿过纸笔,写了两味药,即炒神曲1两、榔片5两、生姜三大片,水煎服。开完让徐、刘、赵三人看罢,都小声哼哼,谁也没说什么话。吴亦知医,看了方子说:“这方行吗?”“行”。“有什么道理?”刘主任说:“道理很简单,榔片能化滞下浊气,神曲开胃行气化痰消食,痰浊以化消清气得升,即可起到醒神作用,麦曲为什么叫神曲?因为它能醒神故名神曲。这也是立方的意义。”“为什么药用这么少?”“药少则力专,故少用重用。”吴氏立时抓药煎熬,煎成以勺喂服。服完药已是晚上十点多钟。吴安排刘主任安歇,离家近的医生回家休息。
    第二天,刘、徐、赵三人不约而同地大清早就来了,他们一进门见尚先生坐着呢,三人都表现惊讶神情,接着便问:“什么时间清醒的?”“后半夜两点多钟就清醒了,三点多钟解大便一次,五点多钟吃点东西。”
    早饭后,刘主任向尚先生和吴氏告辞,大家一再挽留,但还是回了任丘。此方即《万病回春》的独神丹化裁运用,群医俱不识耳。
    一次卫协会整理材料时,去了一病人,是一妇女,年约30岁左右。面色黄白、虚浮、舌胖苔自,边有齿印。病人主诉:“白带过多,腰酸腰沉,小便黄,尿频。”当时在卫协会整理材料的有曾广岁、韩芬泉、史朝珍。刘主任叫他们都摸摸脉开个方子,自己开自己的,不能协商。曾广岁开了完带汤,史朝珍开了个清带汤,韩芬泉开的什么方记不清了,刘主任开的二妙散,即苍术一两,黄柏五钱酒洗。刘主任说:“先用三剂,三天后再来,看看效果。”三天后病人来说诸病大轻,又服了三剂而愈。
    当时陵城区区长的爱人从闺女时就患痛经,一到经前四、五天便开始痛,经来前两天,痛的满炕翻滚,手足凉、色黑、量多、带经期长。曾经多医,治了十几年不愈。后经刘主任治,经前七天开始服药,用少腹逐瘀汤连服,经血少时改服温经汤,连服八剂。连续治疗三月余,近二十年的病竟然治愈,第二年生一女。吴煜庭对此病案非常佩服,说:“此症的治疗达到思路出神入化地步。”
                                            于沛然
    于沛然,任丘市苑林河村人,青年时期即从父学医,结婚后在堤东村开药铺行医,四、五年后回本村行医开药铺,1952年参加帱州卫生所作中医工作。于先生由于医术精湛,很快在任丘北半县出了名。作为任丘县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出席了大会,并当选为政府委员。
    于沛然在全县出大名,并不是因为他是人民代表,而是因为他曾给一少女看病,挨过一个耳光,而闻名全县。这是怎么回事呢?那是1956年的事。于先生正在门诊看病,那天病人很多,有一妇女约二十来岁,前来求治。于先生间怎样的病情,女说:“月经不调。”于先生摸了脉,又再次摸了一次,笑说:“不是病是喜呀!”旁边站着个小伙子,二话没说打了于先生一个嘴巴子。于先生厉声说:“你为什么打人呀?”其他病人也都齐声质问:“你这小伙子为什么打人?”小伙子说:“她是我妹妹,还没结婚呢!”于先生说:“你要不打我,你说你妹妹没结婚,我得向你道歉,你打了我,非叫你妹妹在家里给你生个小外甥不行!”大家这么一听,周院长也过来了,妇产科的医护人员也都过来了,大家都批评小伙子不对。于先生说:“弄她到妇产科检查检查。”妇产科的医生给她做了检查,怀孕已三个多月。周院长说:“告诉区政府,通知他们村,防止她把胎打下去。”(当时坠胎是犯法的)这场风波,人们象传播新闻似的,迅速传遍全县。一是于先生偌大名气竟然挨了一记耳光,这是新闻。二是于先生竟然摸出了未婚先孕,又摸出是个男胎,这也是新闻。通过这件事说明于先生对妇科是有一定研究的。确实于先生对妇科是有经验,有高招的。他对妇女经血不调总结出一验方,并在全县中医献方会上献出,其方是:
                                                  经水赶后或赶前,黑紫暗淡不一般。
                                                  吴黄归芎四钱用,熟地香附六钱添。
                                                  三钱牡苓陈芍索,血热紫色加芩连。
                                                  带下诸般不调症,保证三服即安全。
    此方经过全县医生试用,确实有效。
    于先生的医疗技术不仅精通妇科,对内、外科的大症疑难症的治疗也有独到之处。如62年,李广村黄老八之父,当大队保管员,铡草时把指甲盖铡了去,得了破伤风,张不开嘴,吃不了东西,一阵阵地发挺。李广大队长黄怀壮去请于先生,于先生患感冒正盖着被子躺着,黄说了说病情,于先生没说什么,黄便走了出来,出了医院走了一段路寻思着,大队委托自己来请于先生,请不了去,个人面子事小,病人性命事大。反复寻思不能回村,总得把先生接了去,于是便上公社找何书记说了说情况。何同志说:“你不就是想把于先生接去吗?这事我别去了,我去了不好说话,我能叫于先生带病出诊吗?你叫老冉和你去,冉同志和于先生关系很好,凭私人面子就好说了。”
    黄怀壮找着老冉一说,冉同志说:“试试吧,我去见他说说看。”老冉到医院一说,于先生说:“既然托出你来,我有病也得去。”冉同志在运输队找了一辆马车,于先生躺在马车上盖了一床被子,把先生接去了。当时冉同志也跟了去,因为于先生是带病出诊,跟着去照顾点。于先生一去,就作准备并带了药面去,叫病人喝,日三次,还开了中药方吃了中药。处方是:当归、红花、南星、白芷、半夏、防风各三钱,荆芥穗一两,人指甲(土炒黄)五分,先服黄酒四两,再水煎服此药,一日一剂,煎服三次。当天见效,治了三天这个病好了,也张开嘴能吃东西了,也不挺了。于先生的感冒也好了,大队派车把于先生送回。
    回想起来,遗憾的是于先生用的药面不知道是什么。现在对破伤风的治疗也没有特效的方法,如果把于先生这个方完整记下来,还是对人民有益的。

 
  相关文章  
上一篇 任丘史话 
下一篇 辛亥任丘起义 



返回首页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冀公网安备 13098202000215号


冀ICP备19014362号-1 网站标志码:1309820002

联系电话:0317-222330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