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任丘市人民政府欢迎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今天是 2019年12月14日 星期六
  您现在的位置: 任丘市人民政府 > 走进任丘 >任丘名人 > 李泊 正文内容
李泊
任丘市人民政府   2019-03-21 17:15:34   供稿:政府办公室   文字:【】【】【
    李泊(1921―1949),幼名谦让,任丘市于村乡军庄村人,革命诗人。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和两个叔父都是教员。他自幼受父辈薰陶,文学才智早熟。六岁入本村私塾“淀波草堂”读书,八岁能背诵不少唐诗和《四书》,九岁习作古绝。
    1935年李泊考入保定培德中学读书。在班上他年龄最小,功课却最好。除完成初中学业外,还自修高中课程,成为班上的“小圣人”。
    1937年“七七事变”不久,保定沦陷,李泊中断学业回到家乡。这时,其父李韶华从事抗日工作,他随父到县大队呆了一段时间,与同志们一起破坏敌人公路,掐电线。
    1938年,他投奔叔父李景田到天津,考入天津日语学院。是年夏秋间的一天下午,其叔李景田突然被日寇警备司令部的人装上汽车抓走。全家人焦虑不安,多方奔走求人保释,均未奏效。正当毫无办法之际,年仅十七岁的李泊,径直找到日军警备司令部进行交涉。当他刚刚踏进门口时,就被岗哨喝住。李泊不慌不忙,镇静地用日语与其对话,不多时,出来一个矮个子军官。见他日语流利,将李泊带进了司令部。日军头子询问李泊,他用熟练的日语,申述了叔父被捕过程,并有理有据地说明了其叔父的平民身份。日军头子见他小小年纪,日语娴熟,陈述清楚,便对他产生好感。问他是否会其它国家的语言,李泊回答还学过英语,并当即背诵英文《皇子汉列特》中的一段。日军头子伸出拇指,称他为“中国的人才!”于是下令释放了李景田。
    在天津的日子里,李泊目睹了帝国主义列强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肆虐,惨无人道的暴行,于1940年勉强读完了日语学院,实在呆不下去了。为了寻求抗日救国的道路,便绕道洛阳去了重庆,投奔叔父李景田,考上了中央政大新闻系。
    在重庆他看够了那些达官贵人不顾国破家亡终日花天酒地、醉生梦死、麻木不仁的生活,感到报国无门,救国无望。
    这时,延安的灯塔照亮了全国,一些进步青年纷纷奔赴延安。他更加厌恶重庆,向往延安,追求革命。他把想法告诉了叔父,叔父非常支持他。给在兰州中学当校长的好友侗本仁写了信,托他关照。于是借口治病,中断了在“政大”的学习,离开了重庆,绕道兰州,投奔陕北。
    李泊于1944年辗转到兰州,这时他已身无分文。侗本仁校长盛情挽留,安排他在兰州中学当英语教师。1945年初,李泊到兰州中学任教不久;结识了流亡在当地的河北省立高中学生刘颖,共同的爱好和追求,使他们自然地走在了一起。当年暑假,便在甘肃徽县刘颖父母的家里结了婚。婚后的日子虽然清苦,但夫妻志同道合,倍感温馨。
    1945年“八·一五”日寇投降后,他们同全国人民一样欣喜若狂,但是他们向往已久的和平却杳无希望,而看到的是国民党政府接收大员纷纷忙于东下;国民党的反动军队频繁调动企图围剿解放区,于是他们再次西上,重回兰州。
    1946年至1949年是李泊诗歌创作的高峰期,他以诗为武器,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窃取抗战胜利果实,围剿解放区的罪恶阴谋。先后担任《和平日报》社的国际版编辑,《诗刊》编辑和兰大附中的英语教师。不久,刘颖考入兰州广播电台当广播员。起初他们居住在北园梨树丛中一幢小木楼上,地方虽小,却很快成为兰州市文艺界朋友们聚会的自由天地。
    后来,他们迁居到兰州广播电台宿舍。当时,各报社、学校的友人,都是他家的常客。他们经常在一起切磋新作,朗诵诗文,抨击时政、交换从解放区传来的各种信息,激烈昂扬。李泊除了在报刊上发表了大量让敌人切齿颤栗的诗作,还在课堂上宣传革命思想。在他的鼓舞和资助下,赵鹿、张金淼、沈流等许多进步青年毅然奔向了解放区。
    李泊是一位革命诗人,他把自己做为旧社会的掘墓人,冲锋陷阵,大声疾呼。他在《我的战斗》中写道:
                                                  向至荚处投身,
                                                  刹那间爆裂了开花的灵魂。
    他在《人家,你》中怒斥一小撮剥削者:
                                                  人家打更,
                                                  你睡觉。
                                                  人家种田,
                                                  你收租。
                                                  可是你不明白,
                                                  人家是大多数,
                                                  你们只是一小撮。
                                                  再过些时间,
                                                  人家就要欢呼:
                                                   阳出来了!
    李泊向往光明,羡慕那些奔向解放区的学生。他在《雁寄奔流、沈流等》一诗中写道:
                                                  你们已经飞翔在,  
                                                   回到北方去的天空上,
                                                   飞向那我们只能幻想,
                                                   而你们将要进入的蓝天里面……
                                                   是寒冷
                                                   把你们逼上征程,
                                                   如今你们归队回去,
                                                   带着欢快的心回去。
                                                   是那一条山脉与河水, 
                                                   作了分开春天和冬天的界线。……       
    1949年春,他把这些战斗的诗篇汇集成册,出版了诗集《铁索桥》。他的诗集凝聚了他的爱恨情仇,如讨纣的檄文,召唤着全体战士,奋勇直前,埋葬蒋家王朝。他庄严宣告:“我们不吝惜用肢体架桥”,让弟兄们“踏着自己兄弟的躯壳前进!”这些用诗构成的重炮,弹无虚发地击中了敌人的要害。敌人忿怒了,敌人害怕了,于是罪恶的魔爪伸向了李泊。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在国民党南京政府拒绝在国内和平协议上签字的情况下,向人民解放军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彭德怀、贺龙等领导的第一野战军进军大西北。随着蒋家王朝的土崩瓦解,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仓惶退出兰州,将甘肃和西北的军政大权交给了反动军阀马步芳、马鸿逵。
    7月26日,李泊夫妇去看望一位朋友,刚出家门,就被特务盯了梢,在朋友家里被几个国民党特务绑架而去。特务们把他带上吉普车,李泊毫无惧色,默默地向痛哭欲绝的爱妻点了点头,这便是他们夫妻的最后决别!
    在兰州监狱里,李泊同敌人进行了顽强的斗争。敌人用尽了各种酷刑,身染结核的李泊,被折磨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然而,敌人却没能从他口中得到一点想要得到的东西。由于李泊是兰州市文化界的著名人士,影响很大,敌人一时还不敢立即杀害。8月26日,在兰州解放前夕,在敌人覆灭前的疯狂屠杀中,他们把李泊带到甘肃武威高家磨公路旁的一个乱石坑里,向他开了罪恶的一枪。年仅28岁的革命诗人李泊,走完了他短暂而壮烈的一生。
    兰州解放后,在党的帮助下,刘颖找到了李泊的遗骸!当年初冬,兰州市人民政府追认李泊为革命烈士。
 
  相关文章  
上一篇 远千里 
下一篇 高士一 



返回首页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冀公网安备 13098202000215号


冀ICP备19014362号-1 网站标志码:1309820002

联系电话:0317-2223302 网站地图